科學也可以如此靠近

從《慶餘年》到《大道朝天》,跨越修仙與星河的貓膩宇宙

11月
22
2020

2020年11月22日18時 讀娛

優質創作者

文 | 零壹

8月21日,貓膩在公眾號寫下一封洋洋灑灑七千多字的長信,“這是我一直想要完成的一個世界,也是大家一直都知道的事。”作為他最新完結的長篇小說《大道朝天》的“後記”,後記中確認了《大道朝天》會是他最後一部大長篇,同時“貓膩宇宙”也因《大道朝天》的完結而成型。

長信的字裏行間既有貓膩自己二十餘年寫作生涯的回顧和人生感慨,也有對下一步要做事情的規劃。除了“多看些書與電影,鍛煉身體”、“寫一些比較‘狠’的非純商業小說”、“到處逛逛”等生活事務外,貓膩提到“想拍個電影”。

貓膩IP的影視化之路稱得上順風順水。不久前結束的2020年上海電視節白玉蘭獎首次將網絡首播劇納入評選範圍,《慶餘年》獲得五項提名,最終由編劇王倦和演員田雨拿下最佳編劇(改編)、最佳男配角兩項大獎。《慶餘年》的全民級爆款熱度讓貓膩IP為大眾熟知,此前的《擇天記》《將夜》也各有不俗表現。據悉《間客》也即將影視化,《大道朝天》的正式完結更是完善了整個貓膩宇宙的世界觀架構,貓膩IP的開發潛力顯然越加巨大。

讀娛君試圖探討的是,作為非常重要的完結篇,《大道朝天》的完成水准如何?貓膩IP影視化頻出爆款的底層邏輯又是什麼呢?

《大道朝天》完結

“貓膩宇宙”的世界觀成型

因為是最後一部大長篇,貓膩在寫作態度上尤其認真:“寫得比以前更認真、更慎重、也更放肆……大道的准備工作做得特別細致,寫法非常刻意,哪怕可能會顯得匠氣,也一定會堅持到底。”

《大道朝天》完結後,網上讀者反饋也是五花八門。真誠點說,所有人對事物的評價都是不同個體基於有限認知的結論,本質上都是“偏見”,以讀娛君的偏見看來,《大道朝天》至少在寫作文筆和人物塑造上實現了自我超越,並在故事主題上打破了修真題材套路,延續了自《慶餘年》《將夜》《間客》以來的“腦洞大開”,並不拘泥於單一標簽,是一部有題材突破、也很有“文學性”的網絡小說。

從早期開始,文筆優美一直是貓膩的長處,《大道朝天》中行文更加精純自如,整體就像主角井九的個性一樣顯得淡淡慵懶,舉重若輕,並無太多刻意追求的華麗辭藻,但也不算口語化,讀起來感覺卻曉暢、明白,毫不費力。

題材上,一般的修仙是“從人到神”,《大道朝天》卻是“從神到人”,主角井九不需要打怪升級,而是一直很強。他因為特殊因素得以“重活”一遍,從曾經的不問世事一心修道到逐漸看到了更多凡夫俗子的情緒,修仙修的更多是“心境”。故事結構上《大道朝天》尤其大膽,“飛升”前後從修真到科幻,故事發生了翻天覆地的變化,形成融合了東方修仙文化和西方太空歌劇要素的嶄新世界觀。

對修真這一題材,《大道朝天》進行了根源上的思考與解構。在後記中,貓膩提到井九的不停前行是“用活著證明活著,用追求意義證明意義的存在”,他寫道:“大道朝天這個故事不怎麼講道理,只是想寫我以為的修仙。以前蛤蟆書的簡介裏有一句話——千般法術、無窮大道,我只問一句,能得長生否?這就是我從小以為的修仙原則。”

“我要知道存在的源起,宇宙的道理,世界的去向。”

“有無限個宇宙,有無限的道理,如何能夠看完?你們那個宇宙曾經有人說過一句話,吾生也有涯,而知也無涯。以有涯隨無涯,殆已。難道你不明白?”

井九說道:“所以要一直活著啊。”

——節選自第十二卷第二十一章《無涯》

在網文江湖中,我們很少看到像貓膩這樣風格的寫作者。從《朱雀記》到《慶餘年》《將夜》《間客》《擇天記》和這部《大道朝天》,貓膩作品往往是既有網文的流暢、好看、注重故事情節的閱讀體驗,也兼具高於一般網文的文筆、故事層次和主題深度。貓膩的作品既有服務於讀者需求的清醒態度,也有更進一步的自我表達和內涵思考,這寫些特征共同構成了貓膩文學的魅力。

《大道朝天》的最後,《間客》主角許樂以神明的身份出現。許樂不僅解釋了《大道朝天》中的謎團、和《間客》的後續,還暗示提到了《慶餘年》中機器人“五竹”的下落,三部曲在世界觀上形成了連接統一:

核戰之後,地球上適應輻射的新人類文明出現,葉輕眉從上代文明遺留的“神殿”中出走,引發《慶餘年》中的故事;核戰失控後還有兩個人類組織選擇逃亡,在遙遠的異星群裏建立了聯邦與帝國,範閑女兒小花誤入飛船到達新星系成為《間客》主角許樂的先祖;許樂最終成神犧牲自己點燃恒星,阻止《大道朝天》飛升後世界中的暗物之海蔓延……

這是一個充滿了想象力和無數愛恨情仇的,打破科幻、武俠、修真主題界限的,關於人類文明未來大膽想象的龐大世界。

在後記中貓膩認為,網文篇幅長的重要原因之一是“超越一個單獨存在的故事,描繪一個世界以及世界裏的人們”。因此他坦言,自己不寫大長篇的原因是《大道朝天》完結後“想寫的世界、有能力寫的世界已經寫完了”。

貓膩IP形成品牌效應

影視化頻“出圈”邏輯是?

2019年,網絡文學IP影視化迎來了質量、熱度上的全面突破。《慶餘年》《全職高手》《從前有座靈劍山》《長安十二時辰》等優質IP改編劇爆款頻出,《全職高手》《鬥破蒼穹》《鬥羅大陸》等IP改編動畫番劇也成績斐然,曾經甚囂塵上的“IP失靈論”不攻自破。

網絡文學IP影視化是一個經曆長期發展的龐大市場。其中既有《慶餘年》這樣成功出圈成為全民爆款的成功之作,也有過市場反映冷淡的“翻車”改編。

貓膩迄今為止已有《擇天記》《將夜》《慶餘年》三部小說影視化。《擇天記》改編的同名動畫曾創下全網VIP觀看先河,2017年由鹿晗、娜紮主演的電視劇全網點擊量近300億,湖南衛視20月以來周播劇收視率第一;2018年播出的《將夜》獲得第三屆金骨朵網絡影視盛典“年度IP改編網絡劇”、第四屆中加國際電影節“最佳電視劇獎”;2019年《慶餘年》在2019年取得的成績更是達到現象級,徹底實現了出圈。

《慶餘年》在2019年百度、今日頭條的電視劇及網絡劇搜索指數中均位列榜首,豆瓣評分8.0,評價人數超77萬,口碑超出了同類型網文IP劇一個身位,豆瓣標記人數在所有國產劇中位居第二,熱播期間,完結已十餘年的《慶餘年》小說還在完結十年後重登暢銷榜前三甲。

同樣是網文IP,貓膩的作品在影視改編中表現為何比較突出?讀娛君認為,原因要從開發者和原作兩個角度來分析:

從IP開發方角度來說,網絡文學影視化往往是一個走鋼絲的過程:一方面是要選准IP,影視改編中IP的名氣並不是唯一考慮點,作品本身題材更要適合影視化需求。另一方面,改編的具體方式也不能一概而論,從選角到劇本,如何在還原原著內核和劇本化需求之間權衡,往往都很考驗制作方的膽魄和專業度。

《慶餘年》能夠獲得這麼大的成功,閱文、騰訊方面的重視和大量資源投入是基礎,制作方新麗傳媒的實力,張若昀、陳道明、田雨等合適的演員,導演孫皓、編劇王倦等吃透原作的合理改編也都非常重要。

而從原作角度來說,讀娛君認為貓膩小說影視化的優勢有三方面:

其一,故事架構和主題具有很強的影視化潛力。相較於網文一般常見的“玄幻愛情”主題,以《慶餘年》為代表的貓膩小說往往加入了科幻等更多特有要素,在自成一體、邏輯自洽的前提下容易給觀眾帶來新鮮感,也往往不顯山不露水地帶有內涵思考;

人物塑造角度,不同於不少套路網文中的“工具人”定位,貓膩的小說慣常能塑造出大量“有戲”的配角,不少配角甚至在讀者中受歡迎程度不亞於主角。

如《慶餘年》中的慶帝、陳萍萍、王啟年、言冰雲,《大道朝天》中趙臘月、柳十歲、連三月、劍西來……一個個都有屬於自己的魅力和立體性格,即使是作為陰謀家反派出現的太平真人,作者也不是將其單純塑造得讓人憎惡。這給了影視改編極大的發揮空間,田雨飾演王啟年獲得白玉蘭最佳配角,一方面是演技突出,一方面也是角色人物本身足夠鮮明立體,有足夠好的基礎素質;

寫作手法上,貓膩本身的文字中經常用到蒙太奇等手法,行文流暢、直白簡潔又不乏起伏,細節描述准確而不浮誇。這一特點也清除了網文劇本化過程中的不少障礙。因此,綜合來說貓膩IP普遍具有很大的影視化潛力。

結語:

學者邵燕君曾經把貓膩拿來與金庸相提並論,並評價貓膩小說中的境界:“老貓的境界就叫‘情懷’,《慶餘年》的情懷就在葉輕眉身上,比起大俠風範,它更戳中一代中國人的精神困境。”

對這種比較,貓膩在發文中表示惶恐不安。他當時在公眾號中寫道:“我只是想寫些好看的故事,希望新書以及以後寫的所有書都是好故事。”他對作品的目標定位其實相當明確,在後記中他談及當年的想法是:“要談婚論嫁,涉及到掙更多錢的問題,於是態度非常端正地想要寫一本大紅書,這便有了《慶餘年》的誕生。”

在今年4月《人物》的采訪中,貓膩更是形容自己的小說像“重慶的炸醬面”:“有點黏糊,不喜歡的人可能會覺得膩。但面本身很筋道,很有嚼勁,有肉沫碼子,是香的。最關鍵啊,它有辣子和蔥,給人一種辛辣的、刺激的感覺。”

對於影視化來說,貓膩IP中的“辣子和蔥”,或許就是上文分析的那些和一般網文“不那麼像”的特色吧?

隨著《大道朝天》完結,“貓膩宇宙”打造了“東方修真+未來科幻”的獨特世界,具備很強的影視化潛力。也有望繼續強化特有的貓膩IP品牌和文化標簽。基於《慶餘年》的現象級熱度,大眾對整個貓膩宇宙的期待值在不斷提升,相信《大道朝天》作為“貓膩宇宙”的成型之作,將會成為市場中的又一頂級IP。

*原創文章,轉載需注明出處


延伸閱讀


熱門內容

友善連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