科學也可以如此靠近

為什麼在晚上容易做沖動的決定?

1月
10
2022

2022年1月10日09時

2021年11月19日 09:00

科學報綜合

每當夜幕降臨,你的情緒就開始波動。

躺在床上,你甚至能感覺到大腦正處在一個異常活躍的狀態。在睡前這段時間,你會翻來覆去地想到很多事情,心情起起落落,最後以一個「沖動」的決定來為一整天收尾。

而沖動往往意味著犯錯,第二天醒來,你就開始對昨晚所做的決定後悔不已。更糟糕的是,這種情況經常發生……

對此,你不禁想知道:為什麼總是在晚上容易做出沖動的決定?到底是什麼在支配著自己?每個人都這樣嗎?能不能避免?

今天,這篇文章就從神經學角度出發,為有這樣困惑的「你」解答。

  1958年,加拿大神經外科醫生、神經生理學家Wilder Penfield和Edwin Boldrey根據電刺激的結果,初步完成大腦功能分區圖。直到1909年德國的Korbinian Brodmann醫生提出了大腦皮層的分區概念,並將其命名為Brodmann大腦皮層分區。經過科學家和醫學工作者的不斷修正,目前已成為應用最為普遍的大腦分區方式。

  如果你有幸來到一個解剖實驗室,目睹一下大腦的解剖構造,你便可以發現大腦組織根據顏色分為兩種。一種是一整層覆蓋在大腦表面的灰色組織,另一種是被包裹著的偏白色組織,以及一些在白色組織中的大小不一的團塊狀灰色組織。那些灰色的組織被稱為灰質,含有大量神經元,它的作用就相當於電腦裏的CPU+內存卡,其在發號施令的同時也儲存著大量的信息。不同功能區的灰質有著不同的亞結構,在它們的結構基礎上形成了運動,感覺,視覺,聽覺,和嗅覺五大功能區,這些功能區被稱做初級皮層。

  除此之外,還有一些曾被人稱作是無功能區的腦組織,後被證實是參與了精神和認知活動的重要組織區域。在腦組織間接受信息、傳遞指令,並對信息產生複雜調控的區域稱作聯合皮層。大腦聯合皮層是多模腦區,要接受多個功能區域的信號,它不僅僅要接受從丘腦中繼而來的感覺信息(初級感覺皮層),或是發出運動最終信號(初級運動皮層)。還需要在多功能區域之間互相傳遞信息並進行複雜的處理。白色組織是神經纖維+包裹其外的髓鞘構成,它們就像傳輸信號的同軸電纜,負責將信息傳達下去。

  回歸正題,為什麼人會在晚上做出沖動的決定?那是因為白天的豐富生活充斥著大腦皮層。視覺系統,聽覺系統,感覺系統以及嗅覺系統把大量的外界信息傳遞到大腦皮層,大腦皮層把信息進行複雜處理後再通過運動系統傳遞出去作出反應。人體的5種感覺器官不斷接受來自於外界的信息中,不過僅有其中1%的信息經過大腦處理,其餘99%均被篩去。即使這樣大腦接收和處理外界的信息量,已經幾乎使其滿載運行了,所以處於相對疲憊的狀態。

  而在晚上回到家中,多彩多變的顏色變得固定單一,噪雜喧嘩的聲音變得微弱柔和,人們接受的外界的感官刺激逐漸變小,注意力集中,有更充沛的精力去考慮自己大腦裏所關心的問題和特別注意的細節,也有時間在自己的思維中加入更多的個人感情因素。

  根據生物學者研究測量,發現大腦活動需要很高的營養來支持,人腦的神經傳導回路比如今世界上先進的電話網絡還要複雜1400多倍。人的大腦隨時進行著10萬種/秒不同的化學反應,所以它需要大量的氧氣和養分,使用全身氧氣的25%。令人驚奇的是,大腦神經細胞間最快的神經沖動傳導速度為400多公裏/小時,已經趕上目前世界上最快量產車的速度了。

  人的新陳代謝在早晨相對緩慢,經過一宿的能量消耗,血糖含量處於一天中最低水平,人的思維活動不會太活躍。而晚上就截然不同了,據人體新陳代謝的時刻表記載,人在晚上7點鐘是一天中情緒最容易波動的時刻,此時人心理穩定點降至低穀,很容易激動。晚上8點是人體營養最豐富,反應最敏捷的時間,據統計這個時間段中交通事故發生率最低。晚上9點時人的記憶力特別的好,人的新陳代謝比較活躍,有足夠的能量來支持思維活動,因此往往能夠更加集中注意力,思維也更加靈活。據人體新陳代謝時間表來看,人在晚上更容易放大白天的每一個細節而做出沖動的決定。

  據醫學家統計,在同一性別、體重和年齡組的正常人中基礎代謝率很接近,其中約90%以上的人代謝率與平均值相差不超過3/20。那麼每個人的代謝率和周期都一樣嗎?答案是否定的。人體每天的新陳代謝周期略有不同,因為每個人是不同的個體,而代謝率是受年齡,性別,體重,意識狀態,肌肉活動、環境溫度、食物,精神緊張以及環境所因素影響的。

  對於夜晚容易沖動的人,應避免服用可樂、咖啡、巧克力、酒、茶等易引起神經系統波動的飲品,規律三餐飲食,適度加一些水果類的輔食。可以適當服用一些以環木菠蘿醇類為主的阿魏酸酯混合物藥品穀維素片,參與體內輔酶形成的維生素B1片等中樞神經調理藥品。另外,養成良好的作息時間,適度增加運動鍛煉,避免熬夜勞累,保持愉快的心情都對改善情緒波動有著正向的作用。

  作者丨王莉,河北省張家口市宣鋼醫院神經內科主治醫師 ;

  審稿丨解一民,河北省張家口市宣鋼醫院神經內科主任,主任醫師

  參考文獻:

  <1> CarolEzzell,鄭憶石,冉隆華。大腦功能的分區制圖 《科學(中文版)》。2000年第6期71-71,共1頁。

  <2> 邸新,饒恒毅。人腦功能連通性研究進展 《生物化學與生物物理進展》2007年34卷1期,5-12頁。

  <3> 林豔,饒海冰,吳仁華。1H-MRS定量測定腦代謝物的研究。國外醫學(放射醫學核醫學分冊)2005,29(2) 85-88。

  <4> 劉健敏,孫銳,勾淩燕,樸建華,田園,楊曉光。中國北方青年女子基礎代謝率的研究《營養學報》,2008年第1期31-34,共4頁。

  <5> 劉豔萍,陳偉,毛德倩。間接測熱法測定北京成年居民基礎代謝率及與身體成分的相關性《協和醫學雜志》2013年4卷1期,11-14頁。

  <6> Jiayue Zhang,Zhengwen Tian,Hongzhuan Tan.Research progress in measurement of human basal metabolic rate Da Xue Xue Bao Yi Xue Ban.2018 Jul 28;43(7):805-810。

  <7> John R Speakman1,Elzbieta Krol,Maria S Johnson The functional significance of individual variation in basal metabolic rate.Physiol Biochem Zool.Nov-Dec 2004;77(6):900-15。

  <8> David L Swanson,Andrew E McKechnie,FrançoisVézina How low can you go? An adaptive energetic framework for interpreting basal metabolic rate variation in endotherms Comp Physiol B.2017 Dec;187(8):1039-1056。


延伸閱讀


熱門內容

友善連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