科學也可以如此靠近

JAMA發文:這些情況下堅決取栓,不能猶豫!

2月
03
2019

2019年2月03日17時 醫學界神經頻道

醫學界神經頻道

不想錯過界哥的推送?

戳上方藍字「醫學界神經病學頻道」關注我們

並點擊右上角「···」菜單,選擇「設為星標」

叮,您收到一封來自駐大腦前線特工的最新情報!

駐大腦前線特工

我發現:卒中患者年紀大/症狀輕/發病接近時間窗,取栓也可獲益!

一年前,發表在NEJM期刊上的DEFUSE 3隨機臨床試驗的研究結果發現,在急性缺血性卒中發生後6-16小時內,若患者經灌注成像證實,可能存在可挽救的缺血腦組織,進行血管內取栓可使這部分患者獲益。

這使得取栓時間窗擴大到發病後16小時(美國心臟協會AHA/美國卒中協會ASA指南:1A推薦),甚至16-24小時(2B推薦)。

可是,臨床醫生不禁要問,這個推薦是否適合年紀大的患者?是否適合症狀輕微的患者?是否適合發病時間接近16小時的患者?

MRI和CT灌注成像,誰更適合評價是否有可挽救的缺血腦組織?大腦中動脈和頸內動脈閉塞所致卒中是否能有相同獲益?

近日,發表在JAMA Neurology的一項研究對DEFUSE 3研究中的182名患者進行了亞組分析,回答了上述問題。

該研究發現,年齡(23-90歲)、症狀嚴重程度(NIHSS評分6-38分)、發病時間早晚(發病後6-16小時)、動脈閉塞部位(頸內動脈或大腦中動脈)、影像評估方式(CT或MRI)不影響血管內取栓的獲益。

因此,若患者是因大血管閉塞所致卒中,並在CT/MRI上存在可挽救的缺血腦組織,起病在16小時內,血管內取栓該上則上,不應因年齡大(該結論可能不適用大於90歲的患者),症狀輕微,或發病時間已接近取栓時間窗上限而猶豫不決。

不過作者指出,由於該亞組分析中樣本量較小,該研究結論需在其他研究中進一步證實。

駐大腦前線特工

我發現:強化降壓可降低輕度認知障礙的患病風險。

既往研究發現,高血壓是輕度認知障礙和痴呆的危險因素。

若是將血壓降到較低水平,是否可以降低輕度認知障礙和痴呆的患病風險?

近日,JAMA一項納入9000多人,隨訪近5年的研究表明,與標準降壓(降壓目標:收縮壓小於140 mmHg)相比,強化降壓(降壓目標:收縮壓小於120 mmHg)並不能顯著降低很可能痴呆(Probable dementia)的風險(HR:0.83; 95% CI, 0.67-1.04)。

但是,強化降壓可顯著降低輕度認知障礙的患病風險(HR, 0.81; 95% CI, 0.69-0.95),以及降低患輕度認知障礙或很可能痴呆的風險(HR, 0.85; 95% CI, 0.74-0.97)。

由於該項研究因隨訪過早終止,並且痴呆病例數較少,其研究結論尚待其他研究進一步證實。

駐大腦前線特工

我發現:未來可能可以通過調整飲食方式改善痴呆患者的認知。

既往研究發現,阿爾茨海默症患者的飲食習慣會發生改變,有40%的患者會出現營養不良和體重下降。

另外,有研究指出,一種叫做膽囊收縮素的飽腹感激素在大腦海馬區是高表達的。它有助於維持和增強記憶。因此,膽囊收縮素可能是一種與認知相關的生物標誌物。

近日,一項發表在Neurobiology of Aging的研究通過檢測腦脊液中膽囊收縮素的水平發現,較高的膽囊收縮素水平可預測較好的認知情況,並且可預測與大腦記憶相關區域更高的灰質容量,

另外,較高的膽囊收縮素水平與腦脊液中更高的總tau蛋白和p-tau181有很強的相關性。tau蛋白的水平可部分介導膽囊收縮素與認知之間的關係。

作者指出,未來應進一步檢測是否改變飲食可增加腦脊液中膽囊收縮素的水平,並且由此改善阿爾茨海默症相關的病理特徵和認知下降。

參考文獻:

1.Lansberg MG, Mlynash M, Hamilton S, et al. Association of Thrombectomy With Stroke Outcomes Among Patient Subgroups: Secondary Analyses of the DEFUSE 3 Randomized Clinical Trial. JAMA Neurol.

2019 Jan 28.

2.The SPRINT MIND Investigators for the SPRINT Research Group. Effect of Intensive vs Standard Blood Pressure Control on Probable Dementia: A Randomized Clinical Trial. JAMA. Published online

January 28, 2019.

3.Alexandra P, Siobhan H, Kelsey E. M, et al. Cholecystokinin and Alzheimer’s Disease: A Biomarker of Metabolic Function, Neural Integrity, and Cognitive Performance. Neurobiology of Aging,

2019.


延伸閱讀


熱門內容

友善連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