科學也可以如此靠近

滅絕得最冤的物種

3月
27
2019

2019年3月27日06時 筆墨史書

筆墨史書

《侏羅紀公園》大概算是我小時候接觸的第一部科幻題材電影。

哈蒙德博士畢生願望就是建造一個公園,一個以恐龍為主角的公園。

為了實現這個願望,哈蒙德博士召集大批科學家,利用凝結在琥珀中的史前蚊子體內的恐龍血液,提取出恐龍的遺傳基因,將已絕跡6500萬年的史前龐然大物復生。

在第一隻恐龍復生成功後,科學家們用同樣的方法復生了其他種類的恐龍,哈蒙德博士也如願以償,在努布拉島建立了一個恐龍公園。

也就是「侏羅紀公園」。

時至今日我仍覺得用遺傳基因將已經滅絕的動物復生,是一件瘋狂而又神奇的事情,不得不感嘆一下麥可·克萊頓的腦洞足夠大。

如果這項技術真的可以成真,或許選擇先復生哪種滅絕動物,就夠科學家們頭疼一陣子的了。

實際上,澳大利亞的科學家們早就開始研究這項技術了,他們想要復生的,是一種叫「袋狼」的動物。

袋狼,又名塔斯馬尼亞虎。

雖然名字里有狼有虎,但是它既不屬於犬科,也不屬於貓科,它不同於北半球現存的任何一種食肉動物。

它們有專門的「袋狼科」,樹袋熊、袋獾和袋鼠,勉強可以算的上是袋狼的「親戚」。

和其他的有袋動物一樣,袋狼媽媽也有育兒袋,在小袋狼剛出生還未發育完全的時候,就在媽媽的育兒袋裡度過。

袋狼曾經是留存到現代的最大的有袋類食肉動物。

它們分布於幾內亞熱帶雨林和澳大利亞的草原上,具有著超強的耐力,所以儘管相比之下很瘦小,卻可以捕獲比它們自身大很多的獵物。

因為把獵物「耗死」,是它們的專長。

一場激烈的追逐過後,精疲力盡的獵物倒在眼前,袋狼從容不迫的上前,用尖利的牙齒咬破它的喉嚨。

袋狼有強有力的下顎,能夠迅速令獵物因窒息、失血或脊柱斷裂而死亡。

他們仿佛是整個草原上的王者。

然而在19世紀初,西方移民大量湧入澳大利亞及其周邊地區,袋狼漸漸在其他地方消失,只剩下澳大利亞大陸東南部的塔斯馬尼亞島,成為了袋狼最後的家園。

袋狼是斯塔馬尼亞島的象徵,為了紀念它們,設計師們把袋狼當做一種元素,設計進了斯塔馬尼亞州的州徽上。

對於袋狼的滅絕,研究學家們也是眾說紛紜。

流傳得最廣的一種說法是歐洲殖民者的殘忍捕殺。

因為大量移民的湧入,原本袋狼賴以生存的環境被破壞,獵物被人類捕殺,畜牧業的發展也造成了最終矛盾的爆發。

獵物減少,食不果腹的袋狼選擇了鋌而走險,偷盜牧場主的牧羊和家禽。

家禽死亡,憤怒的牧場主用獵槍和毒藥對付袋狼,認為袋狼的存在會使得畜牧業無法繼續下去。

甚至有人四處散播消息,說袋狼是專門襲擊羊群的「殺羊魔」,是邪惡的存在。

但實際上,袋狼偷盜的牧羊只是少數,大部分的偷盜者是澳洲野犬。

1888年,為了大力發展畜牧業,政府還頒布了一條法令,也是這條法令,加劇了袋狼滅絕的進程。

為了懸賞獎勵捕殺袋狼多的人,每打死一隻袋狼,政府獎勵100馬克。

於是,袋狼一批又一批的倒在了獵人的獵槍之下,根據官方記載,從1888年到1914年被殺死的袋狼就達12268隻。

但是袋狼的死亡並沒有出現像人們最初預期的,畜牧業的蓬勃發展,沒有了天敵,牧羊和家禽大量繁殖,很快就把草原上的草吃光了。

過度的捕殺使得澳大利亞的畜牧業,一度一蹶不振。

1933年,一個叫埃利亞斯·邱吉爾的獵人,把他之前捕獲的一隻袋狼賣給了霍巴特的博馬里斯動物園。

園方給這隻袋狼取名為「班傑明」。

與其說是豢養,不如說班傑明是被囚禁在了這個動物園裡,它的四周除了水泥牆,就是鐵絲網。

在僅存的幾段影像中,班傑明總是在鐵絲網前凝望。

有時候也會伸出爪子扒拉幾下,但是都是徒勞。

1936年,塔斯馬尼亞島上已經沒有任何袋狼的蹤跡了,其實不僅是塔斯馬尼亞島,澳大利亞,甚至是全球都再沒有發現第二隻袋狼。

班傑明成了唯一一隻尚存的袋狼。

政府終於明白了問題的嚴重性,他們將袋狼列入了保護動物的名單,還頒發「打死一隻袋狼罰款2000馬克」這樣的法令。

只是為時已晚。

1936年9月7日,因為飼養員的疏忽,忘記打開觀賞區通往獸舍的大門,正值盛夏,整個觀賞區都沒有一塊可以遮蔽的樹蔭。

班傑明因為暴曬死亡。

至此,在地球上生活了至少2300萬年的袋狼滅絕了。

在這之後,仍舊不斷的有人聲稱目擊到了野生袋狼,但最後都被證實是不實消息。

1967年,有人在山洞中發現了腐爛的袋狼屍體,但是這是否是新鮮屍體還是多年前留下的乾屍,科學家的意見產生了分歧。

1999年,澳大利亞的科學家著手研究從袋狼標本中抽取出遺傳基因的可能性。

2002年,研究小組宣布袋狼DNA酶複製成功,從庫存標本瓶中浸泡著的一隻袋狼幼崽體內細胞中成功提取了克隆所需的DNA。

然而到了2009年2月,研究小組被困於現有的技術,不得不終止了克隆袋狼的項目。

隨著近年來DNA檢測技術的進步,科學家們通過對博物館中袋狼的標本進行取樣、研究,發現早在7萬年以前,即人類抵達澳洲大陸之前,袋狼的遺傳多樣性就已開始下降。

他們認為環境因素也有可能是導致袋狼滅絕的重要原因。

然而無論是因為什麼原因,袋狼的滅絕已經成了不爭的事實。

(資料來源:網易新聞、百度百科、果殼網、蝌蚪五線譜)《侏羅紀公園》大概算是我小時候接觸的第一部科幻題材電影。

哈蒙德博士畢生願望就是建造一個公園,一個以恐龍為主角的公園。

為了實現這個願望,哈蒙德博士召集大批科學家,利用凝結在琥珀中的史前蚊子體內的恐龍血液,提取出恐龍的遺傳基因,將已絕跡6500萬年的史前龐然大物復生。

在第一隻恐龍復生成功後,科學家們用同樣的方法復生了其他種類的恐龍,哈蒙德博士也如願以償,在努布拉島建立了一個恐龍公園。

也就是「侏羅紀公園」。

時至今日我仍覺得用遺傳基因將已經滅絕的動物復生,是一件瘋狂而又神奇的事情,不得不感嘆一下麥可·克萊頓的腦洞足夠大。

如果這項技術真的可以成真,或許選擇先復生哪種滅絕動物,就夠科學家們頭疼一陣子的了。

實際上,澳大利亞的科學家們早就開始研究這項技術了,他們想要復生的,是一種叫「袋狼」的動物。

袋狼,又名塔斯馬尼亞虎。

雖然名字里有狼有虎,但是它既不屬於犬科,也不屬於貓科,它不同於北半球現存的任何一種食肉動物。

它們有專門的「袋狼科」,樹袋熊、袋獾和袋鼠,勉強可以算的上是袋狼的「親戚」。

和其他的有袋動物一樣,袋狼媽媽也有育兒袋,在小袋狼剛出生還未發育完全的時候,就在媽媽的育兒袋裡度過。

袋狼曾經是留存到現代的最大的有袋類食肉動物。

它們分布於幾內亞熱帶雨林和澳大利亞的草原上,具有著超強的耐力,所以儘管相比之下很瘦小,卻可以捕獲比它們自身大很多的獵物。

因為把獵物「耗死」,是它們的專長。

一場激烈的追逐過後,精疲力盡的獵物倒在眼前,袋狼從容不迫的上前,用尖利的牙齒咬破它的喉嚨。

袋狼有強有力的下顎,能夠迅速令獵物因窒息、失血或脊柱斷裂而死亡。

他們仿佛是整個草原上的王者。

然而在19世紀初,西方移民大量湧入澳大利亞及其周邊地區,袋狼漸漸在其他地方消失,只剩下澳大利亞大陸東南部的塔斯馬尼亞島,成為了袋狼最後的家園。

袋狼是斯塔馬尼亞島的象徵,為了紀念它們,設計師們把袋狼當做一種元素,設計進了斯塔馬尼亞州的州徽上。

對於袋狼的滅絕,研究學家們也是眾說紛紜。

流傳得最廣的一種說法是歐洲殖民者的殘忍捕殺。

因為大量移民的湧入,原本袋狼賴以生存的環境被破壞,獵物被人類捕殺,畜牧業的發展也造成了最終矛盾的爆發。

獵物減少,食不果腹的袋狼選擇了鋌而走險,偷盜牧場主的牧羊和家禽。

家禽死亡,憤怒的牧場主用獵槍和毒藥對付袋狼,認為袋狼的存在會使得畜牧業無法繼續下去。

甚至有人四處散播消息,說袋狼是專門襲擊羊群的「殺羊魔」,是邪惡的存在。

但實際上,袋狼偷盜的牧羊只是少數,大部分的偷盜者是澳洲野犬。

1888年,為了大力發展畜牧業,政府還頒布了一條法令,也是這條法令,加劇了袋狼滅絕的進程。

為了懸賞獎勵捕殺袋狼多的人,每打死一隻袋狼,政府獎勵100馬克。

於是,袋狼一批又一批的倒在了獵人的獵槍之下,根據官方記載,從1888年到1914年被殺死的袋狼就達12268隻。

但是袋狼的死亡並沒有出現像人們最初預期的,畜牧業的蓬勃發展,沒有了天敵,牧羊和家禽大量繁殖,很快就把草原上的草吃光了。

過度的捕殺使得澳大利亞的畜牧業,一度一蹶不振。

1933年,一個叫埃利亞斯·邱吉爾的獵人,把他之前捕獲的一隻袋狼賣給了霍巴特的博馬里斯動物園。

園方給這隻袋狼取名為「班傑明」。

與其說是豢養,不如說班傑明是被囚禁在了這個動物園裡,它的四周除了水泥牆,就是鐵絲網。

在僅存的幾段影像中,班傑明總是在鐵絲網前凝望。

有時候也會伸出爪子扒拉幾下,但是都是徒勞。

1936年,塔斯馬尼亞島上已經沒有任何袋狼的蹤跡了,其實不僅是塔斯馬尼亞島,澳大利亞,甚至是全球都再沒有發現第二隻袋狼。

班傑明成了唯一一隻尚存的袋狼。

政府終於明白了問題的嚴重性,他們將袋狼列入了保護動物的名單,還頒發「打死一隻袋狼罰款2000馬克」這樣的法令。

只是為時已晚。

1936年9月7日,因為飼養員的疏忽,忘記打開觀賞區通往獸舍的大門,正值盛夏,整個觀賞區都沒有一塊可以遮蔽的樹蔭。

班傑明因為暴曬死亡。

至此,在地球上生活了至少2300萬年的袋狼滅絕了。

在這之後,仍舊不斷的有人聲稱目擊到了野生袋狼,但最後都被證實是不實消息。

1967年,有人在山洞中發現了腐爛的袋狼屍體,但是這是否是新鮮屍體還是多年前留下的乾屍,科學家的意見產生了分歧。

1999年,澳大利亞的科學家著手研究從袋狼標本中抽取出遺傳基因的可能性。

2002年,研究小組宣布袋狼DNA酶複製成功,從庫存標本瓶中浸泡著的一隻袋狼幼崽體內細胞中成功提取了克隆所需的DNA。

然而到了2009年2月,研究小組被困於現有的技術,不得不終止了克隆袋狼的項目。

隨著近年來DNA檢測技術的進步,科學家們通過對博物館中袋狼的標本進行取樣、研究,發現早在7萬年以前,即人類抵達澳洲大陸之前,袋狼的遺傳多樣性就已開始下降。

他們認為環境因素也有可能是導致袋狼滅絕的重要原因。

然而無論是因為什麼原因,袋狼的滅絕已經成了不爭的事實。

(資料來源:網易新聞、百度百科、果殼網、蝌蚪五線譜)


延伸閱讀


熱門內容

友善連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