科學也可以如此靠近

全球變暖「夭折」?世界最乾旱沙漠變「綠」了,但這不是好事情

5月
02
2019

2019年5月02日10時 環球科學貓

環球科學貓

作者:文/虞子期

我們經常都在說,地球變暖了,地球溫度上升了,但是對於少數地區來說,這種現象似乎看到了「全球變暖」並非真的變暖了。根據NASA最新科學報告顯示,位於智利北部的阿塔卡馬沙漠是世界上最乾旱的地方之一。居然出現了綠化植被區,而這些區域一般情況來說,每年只有幾毫米的降雨,有些地區根本看不到任何降雨,為何沙漠出現綠化植物?難道真的氣候好轉了?人類做得好事?

其實這並非是全球變暖「夭折」了,也不是人類做什麼好事情,改變了該區域的環境,而是出現了一些極端氣候現象引發的,看上去是好事情,但並非是好事,因為只有全球變暖引發的全球性極端氣候才可能讓沙漠在自然條件下出現植被。根據NASA指出,沙漠沿著安第斯山脈的西部邊緣延伸,產生了強烈的「雨影效果」。沙漠也坐落在涼爽的洋流旁邊,讓空氣變冷,並限制它能容納多少水分。通常一個持續高壓的區域會阻擋風暴進入該區域。

但儘管如此,偶爾也會有水流到阿塔卡馬沙漠區域,就像它在2019年1月和2月所做的那樣。風暴通常僅限於安第斯山脈的最高部分,在山麓地區降下足夠的雨水,造成阿里卡,塔拉帕卡的洪水泛濫,安托法加斯塔。安第斯山脈的西部山坡受到特別嚴重的打擊,一些地面氣象站的降雨量在100-200毫米(4-8英寸)之間,這降雨的襲擊過來,直接是生態環境的改變

根據NASA科學數據還顯示,在2019年2月4日至6日期間,衛星在卡拉馬和卡米尼亞附近的還測得超過50毫米的降水量。據新聞報導,有數人死亡,數百所房屋被毀,數千人因洪水而失去電力,這就是突發性的強降雨襲擊,不僅帶來了沙漠的降雨,還給周邊城市區域帶來了洪水泛濫的情況,水的衝擊也以積極的方式在這個超乾旱地區留下了痕跡。到2019年3月,通常為褐色和荒蕪的陸地表面覆蓋著野花和其他植被。

雖然從衛星的自然彩色圖像中不容易看到野花,但是幾個傳感器對紅外光進行觀察,使得綠化更加明顯。這是一種「自然綠化」,而並非人工綠化改造,NASA通過衛星地圖數據與該時期的長期平均值(2000 - 2012年)進行了對比。綠色表示植被比一年中的正常時間更普遍或更豐富。最大的綠化發生在2500至3000米的海拔高度,延伸數百公里。

NASA科學報告指出,冬季,阿塔卡馬沙漠南部偶爾會發生野花盛開。最後一次是在2017年。智利大學的地球科學家RenéGarreaud稱,今年不同,研究較少,因為它發生在南方秋季和更北方地區最為普遍,極端氣候引發的降雨已經在改變沙漠生態的環境,雖然我們看上去是好事情,但是對於周邊接受更強降雨的地區來說,已經迫使不少的人離開家園,這就是來自全球變暖的後遺症。


延伸閱讀


熱門內容

友善連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