科學也可以如此靠近

——遠古小劇場——「劍射黃昏」

5月
15
2019

2019年5月15日21時 知乎專欄

知乎專欄

※ 本系列為不定期更新的小短文,以管中窺豹般的角度素描遠古生物的生活場景,權當作正式系列文章間的小品。

上白堊紀溫暖的陽光穿透過蔚藍清澈的海水,讓這個位於北美西部內陸海道(Western Interior Seaway)的水下世界顯得生機勃勃。充沛的食物、合適的水溫、怡人的氣候與洋流,共同締造出一片「天堂」,孕育出各色形態各異的生靈。

兩隻黃昏鳥猛地扎入明澈的洋面之下,搜尋著魚類準備大飽口福。如同今天的大部分潛鳥一樣,它們儘管喪失了翱翔藍天的能力,但卻得以在廣闊的水下世界自如潛泳。相對陸地而言,這裡有著更加豐富的食物來源和更小的生存競爭壓力,在這個風險與機遇並存的世界,每一個生物都努力的生存著。

正當這兩隻黃昏鳥忘乎所以地在水中搜尋著食物之時,危險已悄然而至。要知道,這片看似曼妙無比的隱世天堂其實還有另一個更加響亮的外號:「地獄水族館」。

剎那間,一個巨大的黑影卷攜著水流從幽深的深水區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勢竄出,張開血盆大口將其中一隻來不及反應的黃昏鳥緊緊咬住,鮮紅的血瞬間染紅了周邊的海水,只留下另一隻驚魂未定的同伴倉皇奔逃。

這個不速之客就是——劍射魚(Xiphactinus)。

劍射魚骨骼復原化石。

在白堊紀的阿爾布階-坎潘階時期,體型巨大的劍射魚是活躍於西部內陸水道的頂級掠食者。從外觀上來看,它們與現存的大海鰱相差無幾,但有著更具殺傷力且錯綜複雜的獠牙。作為一種兇悍無比的掠食性魚類,成年後的劍射魚最大體長可達4-5米。在劍射魚的胃部化石標本中,古生物學家發現了不少被它吞食的獵物殘骸,如體長接近1.8米的鰓腺魚和黃昏鳥。由此看來它們的食譜非常廣泛,除魚類之外,諸如黃昏鳥這樣的獵物它們自然也是來者不拒。

然而伴隨著發生於上白堊紀末期北美西部內陸海道的消退現象,劍射魚及其乞丐魚目的其他成員一道,最終湮沒在了漫漫的生命演化長河中,只留下一具具化石訴說著往昔的輝煌。

在大自然面前,沒有什麼稱得上是永恆。

不同體型的劍射魚,成體與幼體的體長差異十分明顯。作為西部內陸海地區最成功的掠食者,它們同刺甲鯊等軟骨魚類一道,是很多生存於這片水域的生物的噩夢。

物種名片:劍射魚

演化譜系:輻鰭魚綱(Actinopterygii)-乞丐魚形目(Ichthyodectiformes)-乞丐魚科(Ichthyodectidae)-乞丐魚亞科(Ichthyodectinae)-劍射魚屬(Xiphactinus)

滅絕原因:

由於白堊紀末期拉拉米造山運動持續不斷將陸地抬高形成了厚實的砂岩層和頁岩層,從而導致淺海水道逐漸縮小。整個內陸海地區一直往南部退縮直達墨西哥灣附近。而這個萎縮後的水道便是「皮埃爾海道」(Pierre Seaway)。以上種種地理因素的疊加最終使劍射魚的生存空間受到嚴重擠壓,並最終消失。


延伸閱讀


熱門內容

友善連結